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

当前页: 主页 > 军事演习 >
特码

 那个梦
 
  大二参军入伍
“划不划算我自己说了算”
 
 
 
孩子们放学回家,大的、小的都到甘蔗地里去浇水。一节一段的甘蔗上,长出了像芦穄秧一样的苗。早晨、傍晚一家人就在甘蔗地里捉虫、除草,郁郁葱葱的甘蔗,渐渐地长成了一片茂密的甘蔗林。黄常衡穿上长袖衣裤,把甘蔗的叶子从老根往上剥,让翠绿翠绿的甘蔗暴露在阳光下,空气中。长到一人高的时候,掰一根吃吃已经很甜了,他心里乐呀,终于成功了。不料台风把美丽喜人的甘蔗全刮倒在地,石玉凤急得哭了,他说不怕,扶起来会长好的。于是带着全家把倒地的甘蔗,一个人推直了扶住,一个人用铁铲给甘蔗拥上新土,几天后甘蔗又成园了。怕再次被台风刮倒,在甘蔗地的四边打上木桩,围上绳子抵抗倒伏。这样经过数次的反复之后,甘蔗成熟了。他计划挖了批发给街上买水果的人。喜出望外的是,人们看到他们家种甘蔗成功了,纷纷来买种子。留作种子的甘蔗,就得连头带根,还得带部分的叶子,这块甘蔗增加了数倍的收获。
 
卖完甘蔗,结算下来,一下子赚了2000元。还清了队里的陈欠款,又给孩子们买了衣服。实现了黄常衡最想做的事——给岳父治病。
  “我要当兵!”张列刚第一次听见女儿说要参军时,只是笑了笑。彼时,才刚读高中的张钦,像还没有长开的小猴子,爱笑爱闹,班级活动中被起哄表演节目,她顺了顺刘海,大大方方走上讲台唱首喜欢的歌。
 
  “觉得小孩嘛,一天一个想法,哪知道娃儿真的这么坚持。”父亲眼中的想不到,早就有迹可循。张钦的高中是在少年军校中度过,绿色军营在小姑娘心中播撒下的种子,随着年岁成长,愈发迫不及待地想要破土而出。
 
  于是,张钦一边想成为真正的军人,体验最真实的部队生活,一边作为家中独女,顺遂平静地生活。
 
  读大学前,张钦最大的挫折,就是高考后没能如愿进入军校。“还是想要折腾呀。”进入成都大学后,张钦开始报名应征入伍。
 
  成都大学文新学院辅导员王佳政还记得,大学里的张钦很乖。“是个懂事的姑娘,在院报做记者,还是学生会干事、舞蹈队员。”翻看张钦的大一照片,顺泽中长发,简单白衬衣,对着镜头几分羞涩和干净的气息令人莞尔。
 
  就是这个乖巧的女孩,大二那年通过体检、政审等层层选拔,收到入伍通知书。
 
  “当时电话都被打爆了。”忆及此,张钦笑道。因为之前也没有告诉太多人,所以参军的消息“炸”出一堆疑问和问候,那时,她听得最多的就是类似“军队太苦不适合女生”、“好好的书不读,跑去当兵不划算。”
 
  “划不划算,当然我自己说了算!”张钦的个性柔软却坚持,深知太多人匆忙在人生答卷上写下自己的答案,因此,能有喜欢并想要坚持的事时,她便紧紧握住。
 
  进军营
 
  一切从头练起
 
  别人失败 不是自己放弃的理由
 
  紧紧握住梦想,之后呢?
 
  “付出。”剪短头发,收好漂亮衣服。如愿进入军队的张钦,只用了6个月,就从通信执勤站战士到师预提指挥士官集训队。正是在集训期间,她遇到第一个坎——应用射击。
 
  训练中,应用射击对于单兵综合素质要求高。需要根据地形地物变化,随时选择射击姿势,还要依据目标远近,调整射击距离、校正弹道。张钦之前,不少女兵都“折翼”于此。
 
 
第二年,甘蔗还没有下种,已经被订购完了。解放前走南闯北的石明发,身体强健了,就想到浙江去贩卖甘蔗种。他一度因为带上漏划资本家的帽子,被管制了。四清队开进大队后,复查下来,在旧社会里,他只是开了家干货买卖商行,一共只有四个店员,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女婿,所以改为小业主。大队书记见黄常衡种甘蔗发了财,自己也跟着种甘蔗。并想带领社员一起发财,可是,没有出过门的社员都不敢去浙江,于是委托石明发到浙江去买,石明发赚到的钱与大队里搞分成。
 
捆绑了几年的资本主义绳索,终于松开了点。队里有了鸡鸣鱼跳,猪猡的哄哄声,家家的屋后有了咩、咩的羊叫,孩子们身上有了新衣,大人的脸上长了肉,也露出了久违的笑意,发自内心的笑意。
 
 
  别人失败,不是自己放弃的理由。接下来的4个多月里,每天早上5点,蒙蒙亮的天色中,张钦最早出现在训练场。快速跃进、卧倒匍匐,简单机械地重复中进行着细微调整,为练习卧姿、跪姿、立姿的瞄准,她在枪口挂上头盔或者水壶,一瞄就是几个小时。
 
  终于,拿笔的手有了老茧,年轻的身体习惯了淤青,应用射击科目考核中一举夺魁,成为对张钦最好的礼物。集训结束后,她成为新兵班班长。